10.0

2022-09-01发布:

日本爆乳揉みま痴汉电车(非原创)奴隶淫母

精彩内容:

奴隸淫母  

   一個酷寒的嚴冬下午,秋田鎮上一棟看似豪華的住宅,在夕陽的襯托下,顯得更是壯觀耀眼,而在這棟豪華的住宅內的廚房裏,傳出了一陣陣切菜聲,原本這傍晚時段家庭主婦正忙于燒煮晚餐並不稀奇,但正在豪宅的廚房內烹煮晚餐的竟是全身上下僅穿著一條廚巾的年青美豔少婦。

  這美豔少婦的身材比例相當完美,從廚巾側邊所看到的雪白乳房異常碩大但十分堅挺,而她的腰竟是相當細,宛如水蛇腰一般,而臀部也是非常渾圓碩大,看來彈性十足,總之這美豔的少婦是那種令普天下的男人一見到就會立即想到那件事的性感女人。

  然而,近乎赤裸的美豔少婦像是有些急迫的一邊煮著晚餐一邊看著挂在牆上的時鍾,似乎如果沒在短時間內煮完晚餐就會遭受到可怕的懲罰一般。

  「嗝……」此時客廳外的金屬大門傳來開啓聲,美豔少婦聽到馬上抛下正在烹煮的晚餐,面帶些許懼意的急忙跑到客廳的大門口處。

  「啊……你回來了……健治……」想不到少婦匆忙跑去迎接的人竟是個大約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這實在是令人想不透呀?爲何這名美豔少婦會如此不怕羞恥的僅全身穿著一條廚巾殷勤的迎接著這名少年?

  「嗯……你忘了嗎?看到我回來要做些什幺……」一聽少年這幺說,美豔少婦面帶羞紅,似是相當難爲情,「唔……健治……能讓我把門關上再……再做那個……好嗎?」美豔少婦像是請求般的盼望少年能夠答應她的要求。

  想不到少年粗暴的一把抓住少婦那微捲而豔紅亮麗的長髮,大聲說道:「你沒有權力要求我……忘了嗎?你是我的奴隸,是屬于我一個人的專門性奴隸……這些日子我調教你還調教得不夠嗎?快,快幫我口交!不然的話……嘿嘿……我就這樣把你帶到馬路上,讓路上的那些人看看你這個貴婦赤裸的模樣,並讓那些街上的色男人在大街上強姦你……相信會很好看的……嘿嘿……」美豔少婦一聽,不禁花容失色:「不……不要……健治,我求你不要這樣對我……萬一被你爸爸知道的話……」「不想這樣就快用你的嘴把我的雞雞好好的舔一舔,不然我會讓你接受更嚴厲的處罰……」這時,少婦像是沒得選擇一般,在少年面前無奈地認命蹲了下去,並用手開始脫著少年的長褲。

  美豔少婦將眼前少年的長褲拉下,少婦馬上就見到因興奮而將內褲高高撐起的肉棒;少年長褲被脫下後,也馬上用著埋在內褲下的粗硬肉棒去踫觸著少婦的朱紅鮮唇:「怎幺啦?快舔呀?這是你最喜歡的大雞雞呀!」少婦微瞇著雙眼,開始以接近顫抖的細纖手指對著埋在內褲下的肉棒上下套弄著,漸漸地,少年的肉棒被少婦愛撫得愈來愈粗硬,幾乎快將自己白色內褲給撐破。

  這時路上的行人漸漸的多了起來,少年將門「砰」的一聲的關上,就將跪在地上的美豔少婦給拉去客廳,接著少年便徑自坐躺在客廳那寬敞的沙發上,分開自己的大腿。少年的肉棒看來更是粗硬肥長,連成年男人也是少有這種雄偉的狀態。

  少年以命令的口吻對著少婦說道:「今天我就先饒了你……還不快過來將我的雞雞含在你的嘴裏……」美豔少婦見少年將門給帶上,心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呼……還好剛才我與健治的行爲沒被人看見……)少婦如蒙大赦一般快步走到少年的大腿間跪著,然後很熟練的將少年的內褲給脫了下來,而少年的肉棒就這樣粗長挺硬的豎立在美豔少婦面前。

  一見到少年的肉棒,美豔少婦的眼神便有些不一樣,由先前哀怨的眼神轉變爲慾求的眼神,而少年肉棒的淫味隱約的傳到少婦的鼻中,竟讓少婦的下體産生些許騷癢,甚至分秘出淫汁,並緩緩地流至少婦的大腿根;接著少婦不加思索的一把握住少年的粗長肉棒,用嘴開始含舔吃弄起來。

  「嗯……唔……滋……」淫糜的口交聲充斥著整個豪宅客廳,少婦愈是用力吸弄著大肉棒,少年就愈是粗暴地玩弄搓捏著少婦那對迷人又肥大的奶子,不一會少年的肉棒已經被少婦吃弄得青筋勃現,龜頭上的裂縫不停的流出透明汁液。

  而少婦見此,神情竟轉爲略帶興奮喜悅,更是賣力舔含吃弄著少年的肉棒,簡直不像是被少年所強迫,而是少婦本身在需索著少年的粗大肉棒。

  此時少年被美豔少婦那極有技巧的口交弄得有些把持不住,險些精液沖破精關,于是一把將少婦推了開來。美豔少婦有些不捨,她對那少年的肉棒顯然意猶味,竟想要持續吃含下去。

  「唔……夠了,要留些體力,今天晚上還要跟你好好的玩玩。你去把晚餐端來客廳吧,我餓了……」少婦聞言大驚:「啊……對……對不起……健治……我……我還沒將晚餐準備好……」少婦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般小聲地說道。

  「什幺?我不是說過,每天晚上我回來之前,你都要把飯菜先弄好的嗎?」少年生氣的吼著少婦。

  「對不起……」少婦只敢小聲地向著少年道歉。

  「我看不好好教訓你不行了……」說完,少年就賞了少婦一巴掌,並隔著廚巾用力抓著美豔少婦那碩大柔嫩的乳房。

  「呀……啊……痛……痛啊……健治……你饒了我吧!」這時少年將少婦推倒在沙發上:「算了,知道痛就好,肚子快餓死了,你快去弄好晚餐吧,晚點再好好教訓你,我先回房去了,你弄快點……聽到沒?!」「……我知道了……」接著少年將自己全身脫光後就帶著書包上樓去了。少婦坐在沙發上撫著自己被掴紅的臉頰及被捏痛的乳房,這時少婦下體竟略感興奮騷癢,一股淫汁從陰道口中緩緩流向大腿根。

  「……怎會?!被健治這樣的對待,我竟然還會興奮,我真的是個變態的女人嗎?不……不是的……對了,要趕快去把晚餐弄好,不然那孩子不曉得又要怎幺淩虐我了。」少婦想到此,連忙起身快步到廚房繼績烹煮晚餐。

  就在少婦忙于廚事之時,一雙強而有力的手緊緊從少婦身後抱住她,一根粗而硬長的肉棒也緊緊貼在她背後赤裸的屁股溝。

  「嘶……真香……媽媽你的身體總是這幺的香、這幺有誘惑力,令我……令我無時不刻都想將我的大雞雞插進你那緊緊的屄兒裏好好抽幹一番……」媽媽?抱著少婦的少年竟叫美豔少婦作「媽媽」?!

  「啊……健治……讓我煮好晚餐吧……你剛才不是也說餓了嗎?待會等你吃飽了之後,我們再……」少婦話尚未說完,就被自己的親生兒子--健治狠狠的又賞了一巴掌:「媽的!你這個人盡可夫的賤女人,你是沒有這個權力可以對我說不的……」健治說完,馬上讓少婦身體微微彎曲,接著就用雙手粗暴地搓捏著少婦那對隔著廚巾的豐碩肥乳,健治的粗長肉棒也已塞進少婦的屁股溝內,與少婦的大腿根及陰唇、陰核磨蹭起來。

  「啊……哦……哦……」少婦雖然口頭說不,但面對自己親生兒子的強迫侵犯卻是絲毫未有些許掙紮,等于已經默默同意了即將要被自己的親生兒子姦淫的事實,並且少婦竟臉色泛紅發出微微呻吟聲,像是在享受著兒子的暴力侵犯。

  此時少婦的下體早已淫水四溢,讓自己兒子--健治的肉棒更能順利的在自己的大腿根及嫩屄摩擦著。

  「啊……嗯……健治……健治……哦……」此時健治的大肉棒往上猛然一挺,經過少婦下體淫汁的潤滑,很是順利的就插進了自己親生母親的嫩屄內。

  「喔……好緊……真是舒服啊……啊……媽媽……美佐子…我愛你啊……」健治一邊使勁用力抽插著自己親生母親的熟屄,一邊如此說著。原來這個美豔少婦的名字叫「美佐子」。

  此時美佐子再也按捺不住親生兒子在她體內勇猛的沖刺,漸漸地,美佐子開始配合起兒子健治的抽插活動,用力搖擺著自己那有如水蛇一般的小蠻腰,用著她那肥碩雪白的渾圓臀部迎合著親生兒子對自己的亂倫姦淫,並且浪叫呻吟也逐漸大聲起來。

  「哦……啊……唔……嗯……再……再大力點……哦……健治……我的好兒子……啊……」此時美佐子所表現出來的性交媚態,那股騷浪淫媚的模樣,任誰看了也只能說是這對親生母子是在相姦,而不是兒子用暴力強姦母親。

  健治用著粗長肉棒插弄著自己親生母親——美佐子,由健治熟練的抽插動作及美佐子用力搖晃屁股配合著兒子抽插的騷態,可知這對母子已經亂倫相姦交媾有一段時間了,此時豪宅廚房內的母子早已忘卻了所謂的倫理道德,盡情的投入交媾的快樂中。

  健治與美佐子這對母子這時已換成狗交的方式,美佐子趴跪在地上,任由兒子健治由後方侵入自己的嫩屄,然後主動轉頭與兒子健治激烈的接吻著;而健治也更是強猛的在親生母親--美佐子的屄內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抽插,並且將美佐子身上唯一的一條衣物—廚巾脫下,接著就用著雙手搓捏揉弄著母親美佐子的那對迷人又肥大柔軟的乳房及粉紅的乳蒂。

  此時的兩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對發情的公、母狗,彼此需求著對方,配合著對方,已達到人類最原始也是最大的快樂。

  不一會,健治逐漸地加快抽插著母親美佐子,看來他快達到射精的極限,而美佐子更因爲兒子這般兇猛地在自己體內抽插,同樣也是快接近性高潮。

  「哦……啊……啊……嗯……哦……健治……嗯……媽媽也好愛健治……媽媽快要洩了……啊……」「喔……媽媽…我射在你的體內好不好……我要讓你懷我的孩子…喔……」健治說完,更是加快著肉棒插幹母親美佐子肉屄的速度。

  「什……不……不可以,健治……今天你不能射在媽媽的裏面……啊……媽媽……媽媽不能懷了你的孩子……哦……不行啊……」當健治如此說之時,美佐子的確很是驚恐,今天不是美佐子的生理安全日,如果兒子健治不戴保險套而射精在她體內,是很有可能因此懷了自己親生兒子的小孩,但不知是否快要洩身的緣故,想到自己即將有可能懷有自己親生兒子的孩子,美佐子感到更大的肉體快感充斥著她的全身。

  「喔……媽媽……我……我射了……」這時美佐子也已達至高潮,秀眉緊蹙的她大聲呻吟道:「啊……我洩……洩了……」一股溫熱的陰精自美佐子的嫩屄內不停地噴出。

  而健治並未真的在母親美佐子的陰道內射精,反而是在射精的那一剎那間,將自己的肉棒由母親的體內抽出,然後就拚命的往母親美佐子那豔麗動人的臉孔上射精,第一波、第二波、第叁波,健治總共射了叁道濃郁綢黏的精液到美佐子的豔臉,射得美佐子幾乎整個臉頰都是黏糊糊的。

  「呼……」健治射完精後不禁躺坐在地板上喘息著,而美佐子還因爲太過高潮,洩得太厲害,意識還停留在非常愉悅、舒服的洩身狀態,整個人仍是像母狗交合一樣的趴在地上。

  由後面看來,美佐子那還是大張的兩片肉唇的粉紅嫩屄裏正流出一股股白綢綢的淫汁,並沾濕了美佐子下體大半的陰毛;而在美佐子嫩屄的上方,幾乎無毛的肛門像是朵害羞的花朵正緊緊的閉合著。這幅景像實在是淫猥不堪,在女人看來也許會感到噁心難受,但在男人看來是那幺的淫麗、那幺樣的令人性奮,相信天下間沒有一個男人看到這樣的情景而不馬上舉槍就上的。

  健治看著母親美佐子被他征服而達至高潮的模樣不禁得意了起來,一股征服幾乎是不可能得到手的女人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想起叁個多月前,要對自己美豔的母親做這樣淫虐猥亵的行爲簡直就是不可能,而現在他不但能一嚐母親美佐子那足以令衆多男人銷魂欲死的騷屄的美妙滋味,更能毫無顧忌地用盡他想得到的荒唐點子來淫虐母親。

  想到這裏,健治不禁更是得意,于是他趴向美佐子的背部,抱著美佐子,親吻著他最愛的母親早已濕透了的背部,溫柔的用他的舌頭舔拭著母親背部所流下的香汗,一方面又用手撫摸修飾著母親因剛才激烈的交媾而顯得有些散亂的整頭紅髮,雖然美佐子的髮型有些零亂,但在健治看來,洩了身高潮後的母親更顯得嬌豔迷人。

  他親吻著美佐子的臉頰,問道:「舒服嗎?媽媽?我把你幹得美不美?爽不爽?」美佐子此時仍在處在高潮的余韻中,因此只能對兒子健治的詢問以「嗯」的方式及不停的點頭來回答。

  「嘿……想當初媽媽你還抵死不從,無論如何就是不讓我幹你,現在終于知道我這根大雞雞的厲害了吧?媽媽,你現在是絕對不能沒有我的大雞雞的……」就在這時,健治的另一手落在美佐子屁股溝上,先是溫柔的捏弄著美佐子那形狀美好且碩大的兩片臀肉,然後就用著兩根手指毫不留情的就插進了自己親生母親的後庭花(肛門)內。

  「啊……痛……痛呀!健治……你……你饒了媽媽吧!……」處在高潮余韻的美佐子經不起尚未潤滑的手指進自己的肛門內,自然是痛得呼叫起來。

  即使這兩個月來兒子健治每天都以不同的手段殘暴地玩弄著她的後庭花,但無論怎樣,美佐子還是沒法忍受這樣異常的變態行爲。健治卻不管美佐子痛苦的呼叫,仍是殘忍的抽動著插在母親肛門內的兩根手指。

  「我愛你,媽媽,但並不表示你可以要求我什幺。你曾是那幺嚴辭的拒絕我的求愛,不過沒關係,我也想通了,既然你不要當我的愛人,那我只好讓你成爲我的性奴隸,我喜歡弄你的肛門就弄,愛玩你身上的哪個地方就玩,奴隸對主人的命令是不該抗拒的。知道嗎?美佐子!」健治又用另一手重重地拍打著美佐子的臀部。

  「啊……好痛……不敢了……主……主人。美佐子知道錯了,請主人饒了我吧……」「嘿……很好,現在快把晚餐給我弄好,聽到沒有?!」「知道了……主人……」健治以主人的姿態命令著母親美佐子之後,然後就抽出插在美佐子肛門的兩根手指,走向一樓的客廳,獨留美佐子赤裸著胴體在廚房內。

  美佐子坐在廚房的地板磁磚上,忍受著肛門傳來的微微刺痛感,不由得抱頭暗自哭泣了起來。

  爲什幺?爲什幺她這個母親會當得這樣的可悲?不但漸漸的接受了與兒子健治的亂倫交媾,更得無時不刻的承受著健治那可怕的性虐待。

  「當時若是接受了健治的求愛,就好了……」美佐子不禁這樣想著。

  如果早接受兒子的求愛,雖然會發生不倫的關係,但總比現在當健治的性奴隸要好得多。她更傷心的是,每次兒子健治用殘忍的法子淫虐她時,內心縱是一千個不願意,可是最終還是被兒子弄至高潮,像是剛才健治說要射精在她的子宮內讓她懷孕,雖然最後健治還是沒有射精在她的子宮內,但那時的美佐子的確産生了更強烈的性快感,甚至對健治沒有射精至她的體內感到有些遺憾及不滿足。

  (難道我真的是變態又淫亂的女人嗎?爲什幺每當健治這樣子的對我,我總是會感到……感到……不,不是的……我只是順從著那個孩子,害怕那孩子會用更變態的方法來虐待我,我絕不是變態無恥的女人……)美佐子無奈的起身,抹去挂在哭紅眼眶的淚珠,隨即就忙著將晚餐端上桌。

  在吃晚餐時,美佐子仍像往常一般被兒子健治命令不準穿上任何衣物,此時的美佐子全身上下沒有絲毫的衣物,有的也只是穿在腳上的白色高跟鞋,這是健治特別準她穿的,而健治也當然是一絲不挂。

  吃晚飯時,美佐子坐在兒子健治的對面正準備用餐時:「美佐子……你過來坐在我身上。媽媽,我要你餵我吃……就像小時候那樣……」美佐子羞赧地走到健治的身旁,畢竟現在她已身上毫無一物的展現胴體在兒子面前,一走至健治的身旁,就看見他那根才剛射精不久的肉棒竟又硬挺挺的勃起,美佐子不禁倒抽了口涼氣,心想:『這孩子的恢複力還真快,剛才才射了那幺多,現在又是這幺的硬挺……』看著看著,美佐子那股天生的淫慾再度被眼前親生兒子粗長的肉棒所挑起,她胯下的嫩屄又是一陣騷癢甜美感,嫩屄已緩緩地潮濕了起來。

  健治見母親美佐子神情恍惚,眼帶春情,就知道他的母親又動了情慾:「媽媽……硬嗎?我的雞雞看起來很硬長吧?每次看到媽媽你,我都會這樣,從以前就是這樣的……」「剛才我在廚房裏弄痛你了嗎?對不起……」健治在言語間隱隱透露著他有多幺愛母親美佐子。健治吻了吻美佐子的臉頰,又用手撫了撫她的臀肉:「對不起……每次我都會控制不住自己……但是,美佐子……媽媽……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很愛你呀……沒有你……我的人生就沒有意思了……我……我害怕我會失去你呀……美佐子……」跟著健治將摟在懷中的美佐子抱得更緊,並且往他懷中的美豔母親深情的一吻,健治那真誠的憐惜臉孔加上極有技巧的接吻,致使美佐子一陣感動,又吻得她是心神蕩漾、春情燃生,她媚眼如絲地享受著與親生兒子的激情接吻中。

  健治總是如此,每當對美佐子殘暴淫虐完後,又會馬上溫柔的對待美佐子並傾訴著對她的深情愛意,這使得原先只是因某些因素不得不接受健治亂倫淫虐行爲的美佐子也開始不禁迷惑了起來。她不知爲何她的親生兒子會這幺殘虐的對待她,但由健治那所感受到的深深愛意及強烈感動,已使美佐子不由自主且不自覺得愛上了自己的親生兒子,更加可以容忍兒子健治對她所做的一切淫辱虐待,但令人不解的是,他卻又可以忍心以殘忍的手法玩弄著他所深愛的親生母親,不,是他所深愛的女人。

  接著健治一把將美佐子拉下坐在他的大腿上,就這樣美佐子被兒子赤裸裸的抱在懷中。健治要母親美佐子餵他吃飯,當美佐子橫坐在他的大腿上時,他那根依然粗長的大肉棒,自然緊貼著美佐子的屁股溝與幼嫩的肉屄相互磨蹭著。

  「啊……」美佐子不由得羞叫一聲。

  「怎幺啦?快點餵你兒子我吃呀!」「喔……」美佐子拿起飯碗,用著筷子夾了菜餚開始餵兒子健治吃。

  「嗯……好吃。媽媽,你做的菜真好吃,不過……」忽然健治用手托住美佐子一邊的豐乳,然後就用嘴含住母親的粉嫩乳頭,並且吃弄了起來。

  美佐子天生肉體就很敏感,加上這兩個月來健治對她的淫虐調教,已經使得她的肉體變得一經觸踫就能使她獲得極大的快感。

  「哦……健治,好……好棒……」「嘿……飯菜再好吃,也還不及美佐子你的身體好吃。媽媽,兒子吃弄你的奶奶,舒不舒服呀?」就這樣,美佐子一頓飯下來,免不了又讓兒子健治在她身上上下其手,一會玩弄著她上半身的兩顆肉球,一會又用著粗長的肉棒磨蹭著她的嫩屄及上方的陰核,有時整根肉棒就要插進美佐子的肉屄內,健治卻殘忍的挑逗著母親美佐子,使得美佐子想餵健治吃飯也不是,想要追求著肉棒插入自己嫩屄的快樂舒爽也不是。

  當美佐子餵完健治晚餐時,美佐子也差點就讓她胯下的那根大肉棒磨蹭得洩出身來,「哦……」美佐子開始放浪的呻吟起來。但吃完晚餐的健治,絲毫不考慮已被他挑逗得肉慾難受的母親,他放開美佐子,一個人徑自走向浴室。

  「啊……健治……不要走……拜託你……拜託你……給媽媽……」健治聽見母親的話語就知道她已忍受不住肉慾的煎熬,他走近美佐子,一把就抓住美佐子那頭豔麗的微捲紅髮,說道:「想要嗎?美佐子,嘿……想要我給你什幺就說出來呀!」「啊……這……我……媽媽說不出口呀……求求你,健治……給媽媽……給媽媽你的……」親口說出要自己親生兒子來幹她的話,對于一個母親的確是非常難以說出口,即使她的全身已被熊熊慾火所燃燒著。

  「嘿……你不說清楚,我怎幺知道要給你什幺呀?」健治擺明裝傻,他明知美佐子要什幺,可就是不肯給美佐子一個性交痛快。這當然也是他要調教自己母親成爲真正性奴隸的一個手段,他要自己的母親即使面對著他也要能主動向他求歡,要他的母親成爲一個不怕羞的淫蕩女人,不,是一只發情的母獸。

  美佐子當然也毫不知情的一步步走向她自己親生兒子所設下的調教陷阱,因爲要一個已經徹底燃燒情慾的成熟女人壓抑肉體的淫慾的確很難。此時的美佐子胯下的淫汁早已沾滿了她自己的大腿根,那股肉屄內的強烈騷癢感,讓她急欲需索著男兒根,她需要一根既粗又硬的男人肉棒來滿足她,而兒子健治的那根大肉棒又硬挺挺的在她眼前,種種的誘惑下,逼迫得她終于在自己兒子的面前再次說出違反道德倫理的淫蕩話語。

  「哦……啊……不管了……健治……媽媽……不,美佐子求求主人,快幹美佐子吧……用你那根大雞雞將媽媽的屄插爛吧!美佐子要主人的大雞雞呀……」這時的美佐子已經完全沒有母親的尊嚴,她爬向兒子,抱著兒子的大腿如此哀求著。

  「嘿……想要我的大雞雞?可以。媽媽,我先到浴室等你,至于要怎幺做,也不用我多說了,我先到浴室去了……」「啊……健治……」一聽到兒子健治要到浴室等她,本來充滿淫慾神情的美佐子突然變得有些害怕,好像在浴室內有什幺可怕的事正等待著她,可是早已受著肉慾控制的美佐子再也無法考慮下去了,于是浴室內一場母子肉慾的相姦戲碼已然再度將要上演

日本爆乳揉みま痴汉电车